道”的刻画纯粹到离谱的程度——志村和幕府无法容忍的暗杀和阴谋,对于时常雇佣忍者的武士阶层来说是家常便

道”的刻画纯粹到离谱的程度——志村和幕府无法容忍的暗杀和阴谋,对于时常雇佣忍者的武士阶层来说是家常便

2浏览次
文章内容:
道”的刻画纯粹到离谱的程度——志村和幕府无法容忍的暗杀和阴谋,对于时常雇佣忍者的武士阶层来说是家常便
道”的刻画纯粹到离谱的程度——志村和幕府无法容忍的暗杀和阴谋,对于时常雇佣忍者的武士阶层来说是家常便

福泽谕吉也常被诟病为军国主义的理论背书者。他心态良好地接受了来自欧洲的学者们提出的“文明论”,自认欧洲和北美为“文明国家”,亚洲国家为“半开化国家”,非洲和澳洲等地区则是完全的“野蛮人”领地。他奉若至宝的巴克尔、基佐等学者,无一例外都是爱德华·萨义德(Edward Said)所批判的“东方学”学者(Orientalist)。东方学在当今饱受诟病、在过去颇受重视的重要原因即是它通过把“东方”转化为野蛮未开化的客体,为欧洲的殖民扩张提供了合法性,也消解了欧洲知识分子的自我谴责和道德责任——即使殖民者对殖民地的反抗活动进行血腥残酷镇压,也可以用“都是为你们好”的名义为自己开脱。

[4] 福泽谕吉,《文明论概略》,商务印书馆,1959年版,第31页。

[3] 陈凤川.殖民历史的文化投影——也谈福泽谕吉的《文明论概略》[J].暨南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,2005(05):127-131.

这种模式被一些玩家视为缺乏连贯性,它允许主角在两个极端之间频繁切换。玩家诟病:主角在两个阵营左右横跳,仿佛一个没有原则和立场的“二五仔”。本文则认为,在《浪人崛起》中“左右横跳”的主角,可以被理解“沉默的大多数”在社会剧变过程中无所适从的具象化。它象征了近代日本寻找自我定位时的摇摆:是坚守东方传统价值文化,还是投向西方怀抱,就算选择后者,又真的能成为西方的一份子吗? 《浪人崛起》中主角的“精神分裂”也是日本主体性的“精神分裂”,是东亚文化中意识层面的反殖民和潜意识中自我殖民并存的结果。

在《幕府将军》中,切腹是奇观化的展示;在《对马岛之鬼》中,切腹是应日本顾问要求刻意规避的极端元素;在《浪人崛起》中,切腹则是平平无奇的死亡手段,服务于角色塑造要求。回到问题“战鬼为什么不能以死谢罪”,这种“双标”可以归因于日本对欧美东方主义凝视目光的本能抗拒。就像中国观众可能会反感欧美电影和剧集里“每个中国人都是功夫高手”这类设定,欧美影视和游戏中对武士切腹充满刻板印象的机械复制,几十年如一日地重复很难不引来逆反。这是日本在和欧美游戏从业者争夺“武士道解释权”的一次微弱抗争。当游戏制作主导权回归日本一方,切腹便只是切腹,不再负有“谁是主体”之争为它附加的额外意义。

“切腹”在武士题材的文学艺术作品中十分常见,例如Netflix颇受好评的剧集《幕府将军》(Shōgun)就十二分地钟情于“切腹”这个三分残忍、三分悲壮、又有三分猎奇的母题。从藤夫人的丈夫忠义切腹谢罪,到㭴木薮重在最终集切腹自尽,整部剧集全程贯穿了各种“切腹秀”,甚至在第9集男主角威廉这种半路出家的外国武士也想效仿切腹。全10集的电视剧中“切腹”浓度已经比本文这复读“切腹”数次的短短一段文字还高,足见摄制组对“切腹”的病态兴趣。

现实与游戏中的福泽谕吉

分类:

游戏新闻

标签:

评估:

    留言